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778849 > 正文

观察“年度新词”的两个视角

发布时间:2021-09-14

  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发布的《2009年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》显示,396条新词语是从去年全年报纸、广播电视、网络新闻出现的10亿多字次的语料中寻找到的。这其中包括“杯具”、“躲猫猫”、“贫二代”、“开胸验肺”等。“被××”成为去年新词语的热门格式。

  纵观这396条年度新词,每一条都汹涌着时代表情,都隐喻着丰富的民意诉求,都摇曳着这个社会的细微脉动。其中有些热词,让我们刻骨铭心,因为我们都是目击者、见证者,或者参与者,甚至是背后故事的主角。比如,去年新词语的热门格式“被××”。

  观察“2009年度新词”,应该有两个视角,一个是权利的视角。“被××”的流行,首先说明了民众权利的贫困,正因为权利太贫困,才不得不被××。以“被全勤”为例,也许没有哪个职工不愿意享受休息权,没有多少人愿意加班加点。休该休的年假,既师出有名,又于法有据,但为何偏偏无法遂愿呢?原因很简单,资强劳弱,在强大的资方面前,劳动者是弱势的,没有对等的博弈能力。如果强行休假势必失去饭碗,除了在网络上抱怨一下“被全勤”,又能如何?

  同时,也说明了公民的权利意识增强。无法休年假、加班没工资……公民的权益被侵犯,但公民有表达愤怒的自由,有嘲弄的权利,如何表达?借用“被××”来一浇心中之块垒。虽然无法直接和权力抗衡,但公民不会沉默,当他们受到了伤害时就自我解嘲地说“被××”,这何尝不是一种抗议?

  另一个是权力的视角。“被××”为何流行?是因为一些资本太强悍,或者权力太霸道,更简单地说,“被××”是权力制造出来的。如果警察遵纪守法,善待民众,怎会有“被自杀”?如果高校求真务实,实事求是,学生怎么会感叹“被就业”?如果一些官员老老实实地信奉真实数据,老百姓怎会喟叹“被增长”?权力有多霸蛮,权利就有多贫困。

  与此同时,还有一种现象是,“被××”的出现,还与权力不作为有关。前不久,在无锡某公司工作的周力状告公司不支付加班费,他向当地劳动监察大队实名举报,要求补偿加班费。但负责人称,从劳动的相关法律法规来看,想要从劳动部门解决此事,已经很难。为此,周力给劳动部门送上一面“不为人民服务”锦旗。公民“被加班”了,本该作为的监管部门却不作为,这就使公民很受伤,如果监管部门主动介入,事先监督,“被加班”、“被全勤”也许就少了。

  此外,像“躲猫猫”、“钓鱼执法”、等等其他年度热词,同样让人有权利失意之感。更可悲的是,尽管这些热词都形成了公共事件,但最终结果令人不满意,即制造这些热词的权力没有真正被问责。民意是孤独的,是失意的。

  法学家耶林有一句名言,“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准备着去主张权利”。回望2009年度热词,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民意不断参与的时代,我们又欣慰于民众不断葆有权利意识所谓“时刻准备着去主张权利”,但如何强大权利、落实权利,如何约束权力、规范权力,这应是必须考虑的现实命题。

现场报码开奖直播香港| 一马中特内部免费公开| 小鱼儿主页玄机2站| 香港正版彩票资料白小姐| 心水论坛高手资料大全| 勇往直前心水论坛| 香港正版挂牌资料| 八仙过海心水论坛| 黄大仙特精准资料大全| 买马十二生肖开奖结果查询2019|